主页 > B馨生活 >【陈栢青书评】原始人齐打交──《乐园的复归?:远古时代的性如 >

【陈栢青书评】原始人齐打交──《乐园的复归?:远古时代的性如


2020-06-13


【陈栢青书评】原始人齐打交──《乐园的复归?:远古时代的性如

谁适合看克里斯多福・莱恩和卡西尔达・洁莎的《乐园的复归?:远古时代的性如何影响今日的我们》?我帮大家设计了一个表格,方便勾选,以下认同请打勾:

□一夫一妻天经地义

□ 女性对性比较含蓄、被动

□ 单一性伴侣能让人类的婚姻快乐幸福

□ 男人来自火星,女人来自金星

□ 从採集业进入农业让人类更快乐

如果以上都打X了,你该看这本书,他是你的+9法杖,甘道夫喊「YOU SHALL NOT PASS」,有他后更没人和你过不去。如果以上都打勾了,那你更该看,因为这就是你的《邪恶圣经》。1631年英国理查一世下令皇家印刷厂编印一千本圣经,却因为排版错误,十诫中「不可姦淫」少了个「不」字。奉旨姦淫。《乐园的复归》倒不是哪一个国王又下了令,但如果,这一次的快感指令来自百万年前呢?

若我们Born this way。生来如此?

《乐园的复归?:远古时代的性如何影响今日的我们》,克里斯多福・莱恩、卡西尔达・洁莎着,大家出版

 

一个小故事是,在同性恋从医学诊断清单除去的前20年,「歇斯底里」(Hysteria)先被移除了,这病症由医疗创造之初(医疗之神希波克拉底)便提及,经中世纪一直到1952年,当人类有历史,他便是与我们共存的疾病。而这100多年来,医生如何治疗女性「歇斯底里」呢?本书提供答案是,「帮女病患手淫」。

1873年出版的《妇女健康与疾病》便提出数据,美国妇女有75%需要「歇斯底里」治疗。女性的情慾被病理化,他成为一种病。那同时指出一件事情是,在婚姻之外提供高潮的,只能是医疗。所以非经专家处理,自己来,手淫成为罪恶。而手淫是罪这档子事这早在宗教中便根深蒂固。性在这里头整组坏了了。

科学、宗教与社会学彼此脉络纵横,构成伊甸园前亚当和夏娃那一叶无花果叶脉,那后面的没什幺稀奇,他有的,你也有。这本书想做的便是追述上述例子,「科学重述《圣经》创世纪中堕入原罪的故事,再以性方面的欺瞒、禁止获取的知识还有罪恶拼凑成完整一套论述,把性的真相藏在一片无花果叶后面」,他想告诉你,无花果叶是怎幺长出来的。

 

但他不只边边角角,而直入核心。你瞧,2014年《科学人杂誌》上文章依然是「演化路上夫妻同心──成双成对可能是我们祖先最明智之举」。所以一切还是要回到达尔文,还有后来发展出的演化论心理学。达尔文自己说:「除极少数例外,雌性总不如雄性那幺热切……雌性是矜持的,而且可能花许多时间设法避开男性」,女人对性不热切,天择与性择论的解读下,很多人认为女性在远古时就已经是市场挑菜的主妇,为后代生存而精打细算,而货币就是他们自己,那就是「亲代投资理论」,因为女性经过怀孕、哺乳、养育等阶段,为了让物种延续,女性较裹足不前,投资过程也更为谨慎,而男性投资较少,便必须与同性竞争,凸显自己获取机会。两性本质上出现明显差异。而「女性以生育能力及忠贞交换财货与服务,是演化心理学的基本原则之一」。

这本书点出来的是,长久以来人类历史上的性,一言以蔽之,「性不只是性」,他不能只是性,他是一种拥有。你和一个人发生关係,就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他。男人拥有一个女人。他属于你。只属于你,不能是别人的。由此确保了你们父子关係无虑(孩子不会是隔壁老王的)。而这成了家庭的核心。男人提供家庭保护、资产。女人受其庇荫。性同时是「性契约」。

「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,两性互动的标準论述经抽丝剥茧后只剩下卖淫。」(其实作者还有另一句话更刻薄,「达尔文说,令堂就是妓女,就是这幺简单」)

 

张爱玲可能没读演化论,但祖师奶奶看得多清楚,〈倾城之恋〉便写:「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。」

而这便成为本书论述的起始。

当人们透过演化论以为一夫一妻可以巩固亲代延续,一夫一妻是人类演化必然之道,路易斯摩尔根则提出和达尔文相反理论,认为杂交的性才是原古的日常:「丈夫一夫多妻,妻子一妻多夫,此现象和人类社会一样古老」。而这便是《乐园的复归》选择论述的方向。

演化可能是那样,但为什幺不是这样?这本书便从此和我们过去看的演化论述分道扬镳。他是李小龙闯死亡塔,是理论界关云长,要过五关斩六将,一本书单挑了父权、一夫一妻、贞操、忠诚专一、女人和男人不一样……光这份勇气,就够好看了。但他好看在于,旁徵引博,硬打硬,物理证据上提出诠释,也在理论概念上进行辩驳。他同时探讨了灵长类动物学、人类学、解剖学、心理学领域……远可以连结到黑猩猩和巴诺布猿(巴诺布猿和黑猩猩和人类只有百分之一点六的差异。黑猩猩和巴诺布猿的雌性都採多重交配。),近到你自己低头,蛋蛋是大还是小,阴茎为什幺长得这个模样?女人的乳房有什幺用处?为什幺女人在高潮时会发出叫声?如此种种,证据就在我们自己身上,如果这一切设计,是因为人类天生就是「多重交配」的生物呢?(作者用的另一个词彙是「杂交」:「史前可能有杂交现象,几乎所有相关证据都指向这个方向」)

 

一夫一妻可以巩固亲代延续,但如果反过来呢?这本书也举出不同案例作反证,例如亚马逊流域部族有所谓「可分割父子关係」,也就是让女性得以随意和所有男性发生关係,而在观念上孩子会认为「所有人都是他的父亲」,于是这个孩子的诞生,每个(男)人都推了一把,因此所有人都对孩子有责任。「女人尽量和越多男人上床越好,这样群体中所有男性就能相信这孩子有可能是他的」,这构成另一种巩固社会的机制。所以女人可以主动追求性、家庭不必是身体的枷锁……作者们想说的是,家庭、一夫一妻是文化的建构,而非是演化的必然方向。

这本书有两种读法。你可以跟他一样揭竿而起,沿着答案重审问题,看他怎样提出异议,「庭上,我抗议」,雄辩勃勃,想要让全人类都杂交,调度的知识和姿势可不能少,所以这一套论述全面启动起来,就不只是演化学,也在性别、历史上翻案。且不只观点犀利,看他说什幺,还要看他怎幺说,中文翻译抓到某种促狭的口吻,坏透了,酸得不得了,幽默中带刺,还很大根,知识和文笔上同样满足。

当然,你也可正向读。他正试图给一个更大的问题答案:会不会正是我们长期坚守以为坚不可催的,例如一夫一妻、忠贞、爱的定义、必须对女人的性严格控管,才是让男女对立,让婚姻失调的根本?「否认让人演化出的天『性』是有代价的,由个人、伴侣、家庭、社会每日每夜承担」、「为了规避我们天生本色,而不得不花费较为无形的货币;人类的快乐。」

 

文明可以是《性、演化、达尔文》作者说的:「人的构造就是要当有效率的动物,而不是快乐的动物。但正因为缺乏快乐,我们才要加以追求,因此常保生产力。」,但这样的论述,不是答案,只是提问,一个人类生命为何如此悲惨的提问。那这本书便提出解答,若演化之路并非如此,生命应该是张惠妹,一切都源于「我要快乐」。他的答案是,如果让爱与性脱钩,如果我们知道「这就是自己内在的天性、内在的巴诺布猿?文化创造出来的这些一夫一妻、忠诚、专一的观念很好,但不是太实用,我们自身的性慾以及爬虫类般的大脑正在与这些观念对抗」,那便重新瓦解了嫉妒,重新诠释了爱与性。乐园的复归是钥匙。像性一样。拥有他,但他不是全部。他可以只是终点,但也可以只是经过。而知道人类还有这种可能,小朋友齐打交,这本书和性一样,你有Freestyle吗?我们还有很多可以玩。

 

本文作者─陈栢青

1983年台中生。台湾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毕业。曾获全球华人青年文学奖、中国时报文学奖、联合报文学奖、林荣三文学奖、台湾文学奖、梁实秋文学奖等。作品曾入选《青年散文作家作品集:中英对照台湾文学选集》、《两岸新锐作家精品集》,并多次入选《九歌年度散文选》。获《联合文学》杂誌誉为「台湾四十岁以下最值得期待的小说家」。曾以笔名叶覆鹿出版小说《小城市》,以此获九歌两百万文学奖荣誉奖、第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银奖。另着有散文集《Mr. Adult 大人先生》(宝瓶文化)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