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A润生活 >【陈安仪专文】你希望孩子会赚钱,还是孩子很快乐? >

【陈安仪专文】你希望孩子会赚钱,还是孩子很快乐?


2020-06-13


人生的快乐追求不只功成名就,更重要的应是面向自己的兴趣,走一条满溢热情的路去成就自己、成就理想。

前两天收到一封人家转寄的网路新闻,大致是说,目前台北市月收入 5 万元以下的民众,已沦落至「中低收入」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我大吃一惊!更吃惊的是,妹妹补充说明,这个数字是以「个人」为单位计算,也就是以「总收入」除以「人口数」。如果是以「家庭」计算的话,年收入低于 140 万(双薪家庭两人都要有月薪 6 万元以上)的,在台北市都属于「后一半」的中低收入家庭。

天!我从来没想过,包括我在内,我身边许许多多的朋友,在电视台工作、製作单位工作、银行工作、贸易公司工作、幼稚园、国小老师、报社记者、甚至电脑工程师(如果没有股票可领的话)⋯⋯都「已经」或「即将」沦为「中低收入」户了!

这个数字的确令人震惊。不过,先不管数字,单是以实际上的家庭支出,如果你要住在台北市,每个月可以住一间 30 坪的房子、薪水足够负担孩子的幼稚园与褓姆费、才艺课,再加上水、电、瓦斯、管理费的基本开销,再养上一部国产车,每个月要加 5000 块钱油钱;另外每个月可以带孩子出游、住个民宿、看场电影、吃顿大餐,每一年可以出国旅行一趟,闲暇时可以逛逛百货公司,那幺一个月没有 12 万块钱以上的收入,的确是办不到的!

问题是,现在有哪些行业的薪水,一个月有 12 万以上的收入呢?

【陈安仪专文】你希望孩子会赚钱,还是孩子很快乐?

我脑袋转了很久,我认识的人中,除了可以领股票的电子新贵、机师、律师、医师、会计师、名补习班老师、二线以上的艺人、报社主任级以上的职员、以及股市人员、业绩呱呱叫的房仲、保险业务人员外,只有替我家装潢的油漆工、木工,还有以前替我先生找停车位的那个欧吉桑、替我家车子修车的老闆,还有替我化妆的化妆师一个月月入 20 万。我实在想不出有哪个单位的铁饭碗,能给一个月 10 万元的薪水。我印象中,现在连教授、空姐好像也没这幺高薪。

于是,当我看到昨天有一位网友,在我上一篇「如何为孩子选择学校」,留话表示念国中时,要为孩子选一所「有读书风气」的学校,我忽然心里又一惊!(推荐阅读:逃出人群面向自己:做一个能让自己幸福的人)

我突然想到,让孩子念了大学、硕士,将来一路顺风的读上去⋯⋯接下来呢?变成一个「中低收入户」吗?

这实在是一个令人不知所措的问题。

我爸那个年代,从大陆播迁来台的外省小孩,十有九个家里都穷,所以,十有九个都很会唸书。因为他们知道,唸书虽然不见得有机会;但不唸书铁定是没有机会。因此,我爸虽然穷到没有铅笔写作业,只好每天在学校向同学借铅笔,赶在放学回家前把功课写完,但仍然一路以最优异的成绩,考上公费留学、完成博士学业。念到博士,走专业路线,我家虽然不富不贵,倒也不饿不愁。

我那个年代,虽然唸书的人不一定可以赚大钱,不过书念得好,倒也一定有饭吃。因此,我有两个堂姐是老师,捧着公家饭碗,再怎幺样也饿不死,薪水还算不错。

十年风水轮流转,现在可不一样了。

少子化生得少,考上师範也不见得有工作;学校不断升级的结果,念到博士也不见得可以当教授。读书读得好,现在可不一定有饭吃。

职场变得越来越险恶,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。

我看着报导,忍不住想:我的女儿如果书读得不怎样,我还要劝她唸书吗?

今天,遇到一个刚考完基测的孩子,我问她:「妳要念五专还是普通高中?」她也茫茫然的问我:「阿姨,妳说呢?」她说自己不是很爱读书,不过妈妈希望她考大学。我不敢回答她。因为我身边有许许多多大学念传播系、念文学院、念理学院,念经济系、但是现在找不到工作、或是失业已久的朋友。

有一次,女儿自然课的几个家长们,私底下聚会聊天。涂淑芳老师说:「未来是一个专业走向的社会。」她的意思是,将来的高收入者,不一定是学历高者,而是有专业技能者。(推荐阅读:《请问侯文咏》:兴趣,可以当饭吃吗?)

比如说:最棒的美容设计师、最顶尖的木匠、最受欢迎的模特儿、修理飞机的机师、汽车黑手、调酒师、钢琴调音师、运动教练、病理研究员⋯⋯等等。她说,北欧地区都是这样,收入很高的,可能是一个钟錶师、一个木匠,或是一个花匠、一个好的裁缝师。外出大家比的是技艺、专业。学历,并不重要。

当然,唸书,本来就不是为了学历。我一直认为在学校唸书与将来的就业并不一定是「正」相关。问题是,如果一路念上去,除非唸到博士,否则很多科目都是「通识」,那幺,就业的时候该怎幺办呢?

【陈安仪专文】你希望孩子会赚钱,还是孩子很快乐?

我自己是「中文系」毕业的。「中文系」这种科目在大学里其实跟个通识科目也相差不多,只念到大学毕业,完全没有所谓的「专业」可言。我之所以还可以混口饭吃,主要是因为我自己练就所谓的「文字」专业,因此可以用以谋生。

不过,我周边很多的朋友,在面临行业不景气时,要换环境就非常困难了。没有一技之长、没有灵活的头脑,是最大的问题。

有一次,我跟张淳淳与一个大陆的台商吃饭。听淳淳介绍,我们是要去见一个资产上亿的老闆,我心中一直以为是一个大腹便便、童山濯濯的中年人。没想到,一见面,我吓了一跳,对方比我还小个 5、6 岁!年纪非常轻!

聊天聊了一会儿,知道他这幺年轻就做了世界知名厂牌的代理商,我不禁好奇他是哪里毕业的?他起先吞吞吐吐不说,在我指着他手臂上的疤痕开玩笑说,我知道:「你一定是混出来的!」他才笑着点头:「其实,我只有国小毕业。」(推荐阅读:停止你的「学习目的论」!别让证照奖杯定义你的人生)

在听他简述创业过程之后,我真的非常佩服。他因为没念什幺书,很年轻就进入社会,一路从小业务跑到大老闆。最重要的是,他有野心、有手腕、有计画,他没有家累、没有包袱,说干就干。他曾经因为创业失败而背负几百万债务,但敢冲敢撞的结果,是不但重新站起来,而且很快赚回江山。

创立「法兰瓷」的陈总经理,也是年轻时就从「礼品」业务起家,他后来变成台湾独大的进口礼品公司代理商,再一路开创自己的品牌「法兰瓷」,因为年轻时的礼品业务经验,让他熟悉礼品通路,因此得以在经营「法兰瓷」后,成长如此迅速。

你发现了吗?这些人都有一个共通点,那就是「年轻」。他们都没有硕士、博士学历,但是,他们都很年轻就开始闯蕩、开始创业,因为年轻,不怕失败,因为年轻,没有负担。当然,我们的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中年创业者,比方说「故事屋」的创始人。但是,不可否认,年轻、胆识,真的是事业成功很重要的垫脚石。

当然,我并不是说,事业成功、赚大钱就是人生追求的目标;我也不认为,一个人赚得少就会不快乐。

至于学历,其实大可以摆在一边。如果,将来我的孩子可以做一个很棒的化妆师,我会很高兴她拥有一个技能可以养活她自己,我想我并不一定会要她考大学、甚至念高中。但是,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及早知道她的优点、她所擅长的才能,而且有意志力专注的计画自己的人生。(推荐阅读:从新世代下属学到的事:不怕挑战权威,只怕工作没意义)

【陈安仪专文】你希望孩子会赚钱,还是孩子很快乐?

我之前在电视上说过我一个同学的亲身经历。

我国三的时候,我们班上有一个资优的女生,她的数理非常好,不论怎幺考,她几乎都是满分。想当然尔,每次模拟考她都名列前茅,后来直接保送北一女中,我有点不太记得她后来是自动放弃保送资格还是怎幺的,反正最后她还是以前几名的分数考进去,一路念到台大医科。成绩这幺好的学生,理所当然如此,从没有人怀疑过她的志愿,甚至于她自己。我们当时都十分羡慕她。我一直认为自己挺聪明,但对于她,我真是甘拜下风、又嫉又羡,为什幺世界上有这幺聪明的人?她总是轻轻鬆鬆的就拿满分!而我,经常是念个半死还考得烂不拉机的!

大二那年,我修了一门「儿童文学」的课程,很意外的在教室里遇见她。因为我大学重考一年,当时她已经大三了。很久没见,我们坐在一起聊了一下。上课后不久,我发现她正在读高中理化参考书。我觉得很奇怪:「干嘛?準备家教学生的课啊?」她摇头:「不是,是我自己要读的。」

我追问:「为什幺?」她神色黯然的说:「我要重考大学。」

我吓了一大跳:「不会吧!妳已经大三了耶!而且第一志愿,干嘛重考?」她说:「我不想当医生。我喜欢美术。」

原来,到了大二要上大体解剖,她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当医生,她怕血,她压根不想念医学院。然而,当年功课太好,父母的期望逼着她不得不填上第一志愿。她告诉我她发现自己喜欢画画,她想念建筑或是设计系。(推荐阅读:为了成为更好版本的自己,你没有时间无聊)

我望着她,心里百感交集。从前,我如此羡慕的羡慕她,但,她却是这幺的不快乐。而我,虽然功课不怎幺样,大学也多考了一年,但我却如此幸运,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喜欢什幺、擅长什幺!

知道自己的长处、喜欢自己并追求自己所喜欢的,这是一件多幺重要且令人快乐的事!唯有「学历高」的想法,早已默默在打破。近来我深深的感悟,一个在社会上有竞争力的人,他必须拥有热情、有计画、要有灵活的头脑,以及过人的胆识。

如果,我的孩子将来不读书,我并不担心。与其培养一个升学一帆风顺但脑筋如一滩死水的孩子,还不如一个国小毕业但不畏困难、冲劲十足的孩子。我希望,我的孩子,在成长的历程中,可以早日发现,他喜欢什幺、适合什幺,而不是分数到哪里,就跟着念到哪里。

届时,他才有足够的时间,可以承担失败、一再重来,进而找到一条不但足以养家活口,也能够成就自己的道路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