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A润生活 >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 >
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

2020-07-04

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
临近结业,书店1楼的收银处出现长长人龙。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书店2楼环境。一边是消闲书籍,一边是手工品牌档口。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临近结业,元朗文化生活荟推出减价优惠。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书店3楼主打亲子童书。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书店3楼的影音部亦在做最后清货。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书店2楼的咖啡阁。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DSC_0486.JPG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DSC_0487.JPG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DSC_0489.JPG
寂寞大西北——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结业
DSC_0812.JPG

书业气氛不景,连锁书店如Page one、突破书廊、还有专营教科书的龄记都相继结业;最近,坐落于元朗青山公路的三联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(下称「生活荟」)亦在Facebook专页上宣布租约期满,将在3月3日之后终止店务营运的消息。


新界西地区向来缺乏综合式书店的身影。2013年开业的「生活荟」,前身是1997年开在千色广场的分店。搬到现址后,「生活荟」连地舖楼高4层,佔地2万呎,还结合门市部、咖啡店、影音部、精品档与展览空间,是三联、甚至联合集团首间开在元朗区、甚至新界区的大型图书中心。


联合集团业务发展部总经理梁荣錝曾在访问形容:在元朗试办旗舰店是一早计划的事,并否认与2012年诚品在香港开设的首间分店有关。然而「生活荟」强调生活品味包装,柔和黄灯与木纹书柜组成的格调布置,不免带着「诚品风」的味道;重视本地作者与艺术家的书籍作品、招揽各类中档品牌进书店以提高顾客消费意欲,也是参考诚品的营运方式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「生活荟」 算是本地连锁书店意识到市场挑战、潮流风向,主动作出的一次回应。


强调人文格调、知性形象,「生活荟」仅运作6年就结束营业。对于这所旗舰店的结业,出版人袁兆昌、作家关天林与周汉辉、还有三联的前员工会有甚幺看法?他们又如何总结这场本地连锁书店的业务实验?


DSC_0793

夜幕低垂,「元朗文化生活荟」散发最后的霞光。(李颢谦摄)


难得文艺书


独立出版社「文化工房」创办人袁兆昌就形容,「生活荟」摆书摆得用心,诚意推动文艺。「逛过几次书店,本土历史、本地作家的新品都会放在当眼处。地铺亦不时有减价品、日用品摆卖。在媒体副刊工作时,还收过开幕邀请。」


成长于元朗、身兼文学杂誌《字花》主编的诗人关天林,就特别留意这家分店的杂誌期刊架。「位置摆得几前,并没有被分到深处暗角,这其实是合理妥善的安排。按期推出的刊物,理应更易被读者看到。」同样在1楼,读者亦能找到较小众的翻译文艺读物。如阿多尼斯《时光的皱纹》、卡柔布拉《在时间的核中》等译诗选。


居于屯门的诗人周汉辉,间中会在周末傍晚流连书店。「对它最深刻的印象倒不是文学书,而是角落处的电影书架,经常找到惊喜。例如关于奥地利导演汉内克的《汉尼克谈汉尼克》,他曾在3年内接连夺下康城影展金棕榈奖、欧洲电影奖与金球奖最佳外语片。这种好书,我估到最后都没有人买走吧?」


DSC_0796

最新出版的《西方科幻小说与电影——西西、何福仁对谈》,甚至方太初《衣饰无忧》也放在1楼当眼处。(李颢谦摄)


DSC_0795

1楼的杂誌架摆放了最新一期《字花》、《大人》与《Breakazine 》等杂誌。(李颢谦摄)


「生活荟」亦尝试在元朗社区举办不同类型的课程与展览。如传承特色文化的「篆刻印章创作工作坊」;也曾联同艺鹄、碧波押、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等艺文空间,提供场地予「『憧憬世界』 摄影教育计划」,展览「Folding / Unfolding:流动摄影展」的作品。周汉辉肯定书店在这方面的努力:「卖书或咖啡,与其他艺文或社区机构合办活动,都显现带旺店面、营造文化氛围的用心。」


人流不足,未成人文聚脚点


懂摆书、有办展览的空间,「生活荟」还是无法摆脱结业的命运。M曾在三联的另一同区分店——元朗广场的3楼门市任职数年,可说是见证着「生活荟」的兴衰变迁。「附近没有学校、商场,又不近元朗西铁站。週末或是放学时间其实应是最多人的时候,但偏偏就是水静鹅飞。元朗广场分店的人流,反而还比它多。」


书店面积大了,不代表汇聚到人流。M坦言,「生活荟」最多人流的时候就是1年里的3次大减价,还有开卖教科书的季度。「春、夏与秋各搞一次,暑假教科书档亦不长。要人流就只有在这些时候。平日疏落冷清,试问生意又能有多少呢?」


地区偏远,也使得「生活荟」无法吸纳生活在市区的文艺爱好者。「想过这场地其实也可多用作搞讲座或甚幺的,但一想到地处偏僻,会有多少人从市区跑进来?」关天林一度希望「生活荟」能变成新的人文活动聚脚点,但是回归现实,卖书始终是一门生意。维持不了生计,难言营造浓厚的文化与生活品味。「搞很多课程也是生存策略之一,但大多和书、阅读无关。无法带动销售。徒然说营造生活品味,是有点本末倒置。」


DSC_0802

2楼原来用来办活动展览的「文化生活工作坊」位置,现在变成特卖场。(李颢谦摄)


寸金尺土,难营社区味


三联的品牌口号是「人文关怀‧生活品味」。作为航往大西北「开荒」的旗舰店,「生活荟」的结业象徵市场拓展、品牌经营的失败。店里的手工製摊档、合作单位等,都能在其他地区的书店、店舖找到。袁兆昌也认为:「品牌选择方面,似无对应当区、跨区的需求。」


「生活荟」座落的青山公路,素有「大马路」俗称。这条干道的功能,等于油尖旺区的弥敦道、东区的英皇道。要在如此繁忙的路段营运四层楼高的书店,舖租必然昂贵。「业主没可能不图利,不断加租。书店经营者,姑勿论背景如何,都在面对困扰一般香港人的租金问题。」后来店面空间多转为分租或改卖其它商品,如1楼当眼处的角度,由卖特色书籍、推销教参字典、最后变成摆特价酱油的摊档。隔邻有银行做信用卡推广;3楼影音部也被割走一半,变成儿童教育软件展场。


关天林笑言,上一次在「生活荟」的购物经验已是买耳筒。「1楼有一个独立的卖音响空间。有专门的店员,还和我聊了蛮久,仔细分析不同型号和性能。」买了,他才想起这是家书店。「即使到结业那天,可能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意那酱油档口,思考其在书店存在的原因。」


DSC_0807

从地下乘电梯到一楼,就见到银行职员推广,背后则是一排特价的酱油。(李颢谦摄)


旗舰店的「覆舟」启示


从数据上看,元朗的中产人口不多(2016年的个人收入中位数数据中,元朗区的是14000元,在18区排14。)社区未完全仕绅化,「生活荟」的货品价格亦不会来得特别昂贵。书店营运的最大困局,相比其他书店,其实都是大同小异——社会愈来愈少看书买书的人。没有足够的人流、稳定的顾客,当然无法支持四层舖位的运作。


看着「生活荟」的倒闭,周汉辉坦言有可惜的感觉。「大书店可以聚焦到大众的目光。但问题就是:不知会否扯掉对小书店的关注。我还是喜欢回忆,以前在这间大三联附近,先后有过的几间旧/二手书店。」


无论是连锁集团还是独立小店,书店倒一家就是没一家。在时代浪潮之下,出版界与文化界的寒冬好像永没有完结的一天。「可能有人因三联的中资背景而对结业额手称庆。而我则觉得,将有一大批书店前线工作者,快要调到不同岗位,甚至失掉工作。这对书店业、还有接下来想入行的人,都不是一件好事。」袁兆昌的这记补充,提醒大家要更认真地思考眼前的现实——当连联合集团都无法供养多一间旗舰书店,独立书店又可以怎样在市场自处?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